君枫珠宝之家乡印象

君枫珠宝之家乡印象

父亲打电话来说,西场队的房屋即将拆迁,乡里已开过动员会了。 父亲的语速忧郁而迟缓,似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对我说,我倏间产生一种说不出的苍凉。 拆迁不仅意味着居住多年的房子不复存在,就连种了多年的菜地也没...
阅读全文